企业邮箱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热讯

农村城镇化,扮演好“城镇运营商”
2014-03-26

  编者按:党的十八大后,新型城镇化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政治高度,被认为是中国拉动内需的载体。在过去一年内,新型城镇化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最大热点,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和2014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三次重要会议,为新型城镇化发展指明了方向。2014年3月5日,在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工作总体部署”中提出9项“重点工作”,其中,“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位列第五。而3月17日颁布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更是提出,要实施好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优化城镇化布局和形态、提高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推动城乡发展一体化四大战略任务。《闽商报》再邀贯彻十八大精神发扬首创精神、中国城镇化建设先试先行者、“杨庄村”模式缔造者、中泽农控股有限公司总裁郑武先生,深度剖析新型城镇化的市场化因素。

  郑武

  中泽农控股有限公司总裁

  北京顺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北京京华公益事业基金会理事长

  东西部区域发展和改革研究院理事

  北京市通州区企业联合会副会长

  北京福建企业总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福建省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

  全国商业消防协会副会长

  北京市2010年优秀企业家


农村城镇化,扮演好“城镇运营商”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市场要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去年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强调,“既坚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又更好发挥政府在创造制度环境、编制发展规划、建设基础设施、提供公共服务、加强社会治理等方面的职能。”3月17日,《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再次重申:城镇化建设要市场主导,政府引导。

  可见,走市场化道路,是农村城镇化的必然。

  一方面,城镇化本身就是产业化聚集的过程。另一方面,城镇化实质上是资源配置的市场化过程。而企业本身又是市场最重要的主体,必然成为城镇化建设的重要角色。
 
  但就目前情况来看,大部分农村城镇化的市场化,还在于只是筹资手段的市场化,是其在建设资金不足时利用市场化的方式进行的招商引资。市场化程度不够,结果便是难以出现新的城镇化模式。

  而真正由市场化推动的城镇化,应该是从源头开始的市场化,全过程的市场化和全方位的市场化。政府引导城镇化的规划建设,企业应该扮演“城镇运营商”的角色。

  所谓“城镇运营商”,是指企业以城中村或者城边村为开发对象,政府部门为引导、企业与村集体为经营主体,利用市场化手段,进行村转镇的升级,对构成城镇空间的载体及其构成城镇的资源进行重组、集聚、运营,从而实现资本的动态发展过程。

  企业作为“城镇运营商”,首先要让城镇运作市场化。在这里,企业没有行政特权,必须处处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价值规律如一只无形的手在调节着市场。而共同参与城镇化建设的农民就是观众,如果市场运作成功,能够让大家一起互利互赢,就买你的账。这种关系,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政府引导,市场推动,民营促进”。

  其次,企业对农村的市场化运作,要促进农村各种资源要素流动化。要素不流动就产生不了价值,也就产生不了增值和内需。只有当农业转移人口自身附带的资源能转化为资产或资本的时候,才能完成市场化的运作,城镇化才有可能真正地把农业转移人口变为市民。

  最后,通过完全市场化运作,其结果是要让城镇发展产业化。形成产业发展是城镇化市场化的核心和关键。城镇化关键在于培育城镇自身的造血功能,失去产业支撑,城镇化就变为空谈,成了无源之水和无本之木。

  在产业化的发展上,可以重点开发民间产业比较成熟的城边村、城中村和部分县城。除了倚借原有的产业,企业可以通过投资方式,通过完全市场化的运营,形成企业与农民新的产业合作关系。新的合作共赢关系,让农民一起享受产业红利,如此才能让离开土地的农民在产业的支撑下,再就业,再置房和再分红。

  十几年,中泽农走的就是市场化道路,可以说是城镇化市场化运作的排头兵。特别是通过“资源资产化,到资产资本化,再到资本股份化,最后到股份市场化”的建设模式,一方面,既让资源要素充分流动起来,实现资源增值,另一方面,又通过公司对资源的市场化运作,形成可持续性的产业依托。

  其本质在于企业与农民同为“产业股东”,再通过企业的产业运作,实现产业收益。收益的对象不仅仅只是企业,而是所有股东(即村民)。

  中泽农正是以“政府授权、企业主导、农民参与、持续推进”的完全市场化运作模式,通过十几年的努力,打造了独一无二的市场版“中泽农”模式,尤其是北京杨庄村成功的城镇市场化运作,更是印证市场化的优势。

  未来,城镇化将是产社城乡一体化下生长起来的新型城镇化——“产”是产业,“社”是社会体制,“城”是城市,“乡”是乡村,而它是以经营性为核心,由共同项目带动所形成的城镇化延伸。(郑武/文 摘自《闽商报》164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