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热讯

“城中村”可以优先城镇化
2014-08-11

  编者按:对近几年我国政府和理论界一直热烈讨论的“新型城镇化”问题,政府工作报告曾以672字的独立篇幅予以关注,并提出了解决“三个1亿人”的目标:促进约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改造约1亿人居住的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引导约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其中,城中村的改造与城镇化成了重要的思考方向。如何让城中村有效地走出“脏乱差”的局面,开创出新的城镇化局面,并推动城中村产业升级,实现农民安居乐业?就此,《闽商报》再邀贯彻十八大精神发扬首创精神、中国城镇化建设先试先行者、“杨庄村”模式缔造者、中泽农控股有限公司总裁郑武先生,深度剖析“城中村”的城镇化的问题。

  郑武

  中泽农控股有限公司总裁

  北京顺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北京京华公益事业基金会理事长

  东西部区域发展和改革研究院理事

  北京市通州区企业联合会副会长

  北京福建企业总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福建省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

  全国商业消防协会副会长

  北京市2010年优秀企业家

“城中村”可以优先城镇化

  □郑武

  在我国城镇化率历史性地突50%的背景下,“城中村”改造已经是城市发展必须迈好的一道“坎”,也是改善人居环境、提升城市品位、构建和谐社会的强力举措。

  从城镇化的角度考察“城中村”。“城中村”是城镇化快速推进过程中的必然产物,随着城市建成区的快速扩张,迅速被纳入城市区域的村庄,基于多种原因很难再短期内与城市融合。这种长期的割裂与漠视,又造成诸如就业保障、社会安定、环境质量、市政配套、土地利用集约程度低、房屋产权不能上市流通等诸多问题的凸显,城市政府不得不回过头来重新审视城中村问题,“城中村”改造又成为一种必然趋势。

  尽管“城中村”有不少问题,但相比于其他区域,“城中村”也有比较优势,比如周边有较好的市政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容易聚拢多样性的人。而人群的聚集,容易产生更多教育、医疗和产业的消费。可以说,“城中村”中的人群聚拢、未开发的土地资源和部分产业集群都将为“城镇化”增强集聚的吸引力。

  但“城中村”的城镇化决不仅仅是“拆旧房盖新房”这么一个浅层次问题,而是一个深层次、庞大的、复杂的经济社会系统工程。改造“城中村”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要顺应工业化、城市化规律,稳步推进“农业向工业转、农民向市民转、村庄向社区转”。

  “城中村”既是一种居住形态,又是一种社会形态。总结目前“城中村”进行城镇化的做法,要特别注意防止将“城中村”改造仅仅局限于居住形态的改造,忽视“城中村”社会形态的改造。

  首先要推进城中村的物质形态城镇化,就是要将“城中村”混乱分散、设施不足的建设形态和不良环境转变为运作有序、设施完善、环境宜人的现代化文明社区,按照城市规划的要求和标准进行规划设计,提高物质改造的规划设计水平,搞好与城市周边环境和设施的衔接。

  物质形态城镇化应该遵循“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的基本原则。政府在改造中的主要功能是营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对市场运作进行监督和规范,确保改造结果实现“三赢”:旧村居民赢得良好的生活居住环境和利益,企业赢得合理的利润和投资效益,政府赢得良好社会效益。

  其次要推动经济形态城镇化。只有对“城中村”的集体经济进行改革,提高其整体运营效率,才能求得进一步发展。推进经济形态城镇化,主要是要通过股份化途径,按照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要求对城中村集体经济进行产权改革,使其融入现代城市经济体系。它是“城中村”城镇化的关键,也是城中村改造的困难所在。

  再此是社会管理形态城镇化。一直以来,“城中村”社区内数倍于本地村民的外来人口一直游离于管理体系之外,因为按照法律规定,村委会无权管理外来者;同时,外来人口的大量增加使村集体的社会事务支出费用迅速上升,因为在财权和事权分离尚未改革的情况下,这部分费用最终只能由村集体承担。所谓作为城市特殊社区的“城中村”,推动其村委会向社区居委会转变,使其纳入城市统一管理体系。户籍方面,村民转变为居民;土地方面,集体土地转变为国有土地;经济组织方面,集体经济组织转变为城市股份制经济组织;物质社会形态方面,村中村转变为城镇文明社区。

  最后是实现人的城镇化。“城中村”村民虽然身处城市,但自身素质还未能适应城镇化要求,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急待转变。主要城镇运营商,也就是企业的职责就是为推动社区成员能够积极参与到城镇化和工业化进程而创造各种条件。通过各种途径,有计划、分类型地对社区成员进行政治、经济、文化、法律、道德、礼仪等知识的教育和就业技能方面的培训,使他们融入工业化社会分工和经济循环过程中,逐步促进广大社区成员观念和生活方式城镇化。

  由此可见,“城中村”是可以进行优先城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城中村”的出路也昭示了我国农村城镇化的一个重要出路。对“城中村”的城镇化探索启示了我们:加快农村城市化进程,必须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以人为本,统筹城乡关系,实现城乡协调可持续发展。(摘自《闽商报》16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