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热讯

郑武:城镇化也要“新”
2015-02-02

MSN记者 周文准
 
  中国经济“新常态”时代,城镇化将发生怎样变化?李克强总理指出,新型城镇化贵在突出“新”字、核心在写好“人”字,要以着力解决好“三个1亿人”问题为切入点。说到底,新常态下的新城镇化就是“人的城镇化”。
 
  在北京,就有一个企业家,早在多年前就认真思考了这些问题,并且他以独特的开发理念和营销思路,将房地产开发、土地一级开发和新型城镇化建设事业经营得风生水起,成为北京市新型城镇化建设50家试点单位中唯一一家以民营企业身份成功探索改革新模式的典范。他就是中泽农控股有限公司总裁郑武。
 
  此次,《闽商报》再次走入郑武,走进他的创业历程,旨在深入郑武的“人的城镇化“重要经验,为更多想要在新常态中实现“人的城镇化”的企业家们提供一个重要的思路参考。
 
  人的城镇化,首先要改变农村集体产权制度
 
  十多年前,郑武注意到了北京通州区的杨庄村。那时候的杨庄村,是通州483个村落中的一个行政村,人口4558人,人均年收入5000多元,企业少、就业难,虽然紧邻城区,但很少有人愿意来,没有一点现代城市社区的痕迹,完全是个典型的“城边村”。如何充分与杨庄村合作,充分利用拥有丰富的土地资源,打造全新城镇化模式?这是当时中泽农的掌门人郑武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而这个想法,与当时担任杨庄村总支部书记的薛玉贵一拍即合。他们知道,如果要改造杨庄村,一定要改变农民与企业的关系,改变农民与土地的关系,这样可能才能够利用市场化的运作,将杨庄村当作一个有血有肉的“大企业”去运作。在这样的逻辑引导下,很快他们便形成了共同的思路,即盘活土地资源,实行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打造现代化产业链的思路。于是他们决定“拓荒”,依托市场力量,要将企业资金吸引进来,进行土地共同开发。
 
  如果要让杨庄村变得有吸引力,首先要改变的还是基础设施。所以在决定要开发杨庄村后,郑武并没有立即进入“拆建”状态。“我们调拨了庞大的资金着手实施电网改造工程、雨污水整治工程、道路修建工程以及支持城铁八通线建设等一系列市政项目。”这样的结果就是优化了基础设施,让杨庄村变得“可通达”。
 
  “如果要将杨庄村按市场化运作,核心还在于土地流转问题,如何让土地也市场化运作成了我们当时思考最多的地方。”郑武说。经过很长时间的筹划,郑武和薛玉贵决定采用大胆的改革方式:他们准备采取全新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推动措施,即:资源资产化→资产资本化→资本股份化→股份市场化。这在当时算得上是改革的一大举措,因为这是没有人吃过的“螃蟹”。
 
尽管不容易,但郑武还是坚持这样的做法,并通过一系列的方式落地成一些具体的执行。根据利弊权衡,郑武与薛玉贵决定对将用于合作的土地及地上附着物进行评估,在评估完之后,又独辟蹊径地创建了“三三四模式”,即杨庄村集体土地实现流转后土地收入的30%用于解决农村人口养老医疗等保险费用、30%作为村集体预留基金、40%作为社区合作社经营投资。最终实现村民变股民,成立新型的集体股份制社区合作社。“也就是说,由企业来牵头,形成产业新城,以股份合作的方式,一起做大做强杨庄村,实现共同富裕。”
 
该模式均衡了各方利益,不仅为村民输血,而且赋予村民造血功能,同时消除城乡分治的“二元社会”管理制度。“双方合作的核心就是首先要让农民利益最大化,其次是区域经济发展利益,最后才是企业的利益。”郑武说道。
 
  我们使杨庄村成为第一个“亿元村”
 
  “‘杨庄村城镇化’是与‘大拆大建’、‘摊大饼’式的‘旧型城镇化’完全不同的城镇化之路,更强调以人为本,真正解决农民的身份和就业问题,平衡发展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关系。”郑武说。
 
  而要以人为本,核心还是让失去土地的农民能够有就业、提高他们的收益。“要均衡各方利益,不仅为村民输血,而且赋予村民造血功能,让他们有住房、有产业、有社保、有就业。”郑武告诉记者。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郑武与薛玉贵等人经过多番实践,最终还是摸索出了一条创新的路子。
 
  首先,对于失去土地的农民来说,住房是第一关键的事情。郑武经过仔细权衡,最后和村民达成一致意见,决定按改制后集体股份每人50平方米,建设15万平方米产业用房,这样就保证了村民就能够保证在失去土地的时候能够有足够的住房。
 
  在保证住房的同时,如何利用产业升值,让杨庄村可持续发展又成了郑武和薛玉贵思考的方向。在经过认真思考后,他们决定利用中泽农将第一期土地流转,并打造了地标性的国际文化城——“世纪星城”项目。同时,赋予集体资产造血功能,中泽农通过调整优化产业结构,关停不能转、亏损耗能的集体企业,发展第三产业以及高新科技产业,
 
  如何保证社保到位也是非常关键,为此,郑武通过把失地村民纳入城市居民就业管理和社会保障体系,确保征地补偿款按时足额到位。最后是有就业,中泽农通过组建和成立治安联防大队、农贸市场、物业管理、酒店服务、园林绿化等行业实现村民就业,以保障村民的收入来源。
 
  在大刀阔斧的创新下,郑武最初的期望开始显现出来,其结果便是农转非后农民成为有住房、有产业、有社保、有就业的新型“四有”居民,更提升了区域形象和环境,拉动了区域经济,使杨庄村成为第一个“亿元村”。可以说,郑武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与当时杨庄村掌门人薛玉贵的协力合作下,完成了一个大的突破,成功打造出了一个“人”的城镇化样板。
 
  经历了农村城镇化的杨庄村旧貌换新颜,村镇规划建有章有序,交通网络四通八达,绿化景观错落有致,商业服务功能满足需求,使人感觉到一种全新的“现代农村”气息。实践证明,杨庄村通过新农村建设模式实现了村民变股民,当年改制,当年分红,逐年递增的目标,在通州区483个村中杨庄村成为首个税收亿元村,由原来的负债亿元村变成拥有资产几十亿元的富裕村。同时杨庄村通过新农村建设模式也实现了郑武所追求的“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的和谐社会理念,印证了一个民营企业家所具有的魄力与胆识。
 
  “作为城镇化的排头兵,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精神鼓舞下,更坚定了我们的发展目标,并在北京、福建两地加大力度推行新型城镇化项目试点。我希望这样的经验能够向外走,让更多城中村富裕起来!”郑武说。(摘自闽商报2015年1月23日,总1685期)
 
 
现在是新常态,城镇化也要“新”
 
  MSN记者:您认为在新常态下,城镇化应该有什么新常态?
  郑武:我觉得应该有城镇化的新常态。这就需要做出改变,比如由政府主导转变为市场主导,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要由“找市长”转变为“找市场”,这个指导思想决定了城市运营必须在理念上实现根本性的转变。此外,也要实现开发运营内容的转变、开发运营模式的转变、开发运营目标宗旨的转变。
 
  MSN记者:您觉得新常态的城镇化过程当中,如何调和政府与市场化运作?
  郑武:走市场化道路,是农村城镇化的必然。一方面,城镇化本身就是产业化聚集的过程。另一方面,城镇化实质上是资源配置的市场化过程。而企业本身又是市场最重要的主体,必然成为城镇化建设的重要角色。
 
  MSN记者:民间资本应该在新常态的城镇化中扮演什么角色?
  郑武:政府投资可以不计效益,但民间投资却要盘算投下去是否能赚钱。民营资本进入城镇化建设具有广泛的积极意义。首先,可以减轻政府财政压力,释放政府社会服务职能活力,助推政府治理能力现代化;其次,实现民营企业自身发展,在城镇化的广阔市场中,提高自身竞争实力,增强市场经济活力,并为政府提供更多税收;再者,可以推动金融业与投融资平台的改革,民营企业参与的新型金融机构的兴起将有助于分散银行的信贷压力,激活民间金融市场;最后,可以显著提升城镇化建设质量,在政府监督下,民营企业将更好地结合自身特点与地区实际情况,以市场化的运作模式,建设更符合人民需求的城镇化产品。
 
  MSN记者:您觉得城镇化是不是最好有先后顺序?哪些地方可以优先城镇化?
  郑武:我觉得基础条件比较好的地方,优先城镇化是比较好的。比如“城中村”,相比于其他区域,“城中村”也有比较优势,比如周边有较好的市政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容易聚拢多样性的人。而人群的聚集,容易产生更多教育、医疗和产业的消费。可以说,“城中村”中的人群聚拢、未开发的土地资源和部分产业集群都将为“城镇化”增强集聚的吸引力。
 
  MSN记者:如果用最简单的话来阐述您的城镇化理念,您会如何总结?
  郑武:人永远是城市的主体,人的需要也正是城市规划的需要,解决好人的问题,是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关键。(摘自闽商报2015年1月23日,总168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