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邮箱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农村型消费怎拉得动城市化“巨轮”
2012-04-26

     我国城市化率首超50%综述(上)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城镇人口数量首次超越乡村人口。这是几千年来一直以农业人口为主的中国城乡结构的重大变化,有望为我国经济发展带来更大动力。

    然而,目前我国的城镇化这个“引擎”还不够强力,因为中国的城市化人口中有将近2亿是农村人口,存在大量的半城市化现象……

    半城市化的苦恼目前居住在珠三角中心城市的王长平是城镇化的幸运者。1992年,王长平和妻子一起从河南老家去广州闯荡。从在街边卖衣服开始,经过近二十年的打拼,王长平和妻子在广州购买了房子,也获得了广州户口,儿子也开始接管自己的出租车生意,小女儿也上了大学。

    “我们那时候买房子就送户口,现在可没有这么容易了。”王长平告诉记者,他自己的出租车队所属的出租公司有160台出租车,司机有300多人,其中99%的司机都是来自农村,他们非常辛苦,却无法享受本地人的社保、医疗、教育等福利。

    江西省修水县的陈晨17岁高中未毕业就辍学随父母到浙江温州打工。他告诉记者,“我们村子里很多在外打工的人都是把孩子放在村里念书,条件好的也最多到县城里去念,几乎没有人把孩子带到打工城市里念书。不仅是因为城里借读费高,说实话,这里房价又高,物价又贵,感冒发烧到医院一看就得400到500块,我们生病了也就找个小药铺随便买点药,哪敢在这里看病。我就想着在外面打工挣点钱,攒够了积蓄就自己回村子里做点小生意,没想过留在这里,因为根本消费不起这里的东西。”听到记者说,他们这些在城市居住半年以上的人是按城镇人口进行统计时,在江苏苏州打工的河南籍农民工王魁十分诧异:“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这个城市里的人,这个城市也没把我们当自己人,这里的人甚至都不怎么跟我们说话。我和伙伴们就是趁年轻出来挣点钱,也没有想以后一直留在城市里。”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表示,我国过去30余年的城市化基本是要素的城市化,而不是人的城市化,这是中国城市化存在的最大问题,也可把这种城市化称做半城市化或被城市化。它的根源在于现行户籍制度所导致的城乡二元结构。户籍制度在城市捆绑了养老、医保、教育、就业、住房等利益;在农村捆绑着宅基地、承包地、林权、林业用地等利益。由于户籍背后的制度福利和利益刚性太强大,致使中国的城市化过程并没有同时将城乡户籍制度的藩篱拆除,从而造成这样一种状况:农民作为城市需要的劳动力是可以在城市就业与生活的,即自由流动,但农民进入城市后,在劳动报酬、子女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许多方面并不能与城市居民享有同等待遇。换言之,农民只有产业工人的名分,而无城市居民身份的实质。

    城市的生活,农村的消费采访中,当记者问到生活在城市里的消费情况,被访的打工者所处城市虽然相隔千里,给出的答案却惊人地相似。

    陈晨表示,他并不想拥有城市的户口,他更愿意当农民。“在农村,就算自己一分钱不赚,还有一亩三分地和老宅子,吃住有保障,可是在城市里,没有房子,什么都得花钱,赚不来钱就连饭也吃不上。”王魁说,跟他合租的三个人两个上白班,一个上夜班,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下班后都很累,吃晚饭就睡觉了,生活基本上车间、食堂、宿舍三点一线,根本没有其他的消费活动。

    来自广东省高州市荷花镇木头潭村的古祥、古亮兄弟俩在广州打工十几年,如今各自承包出租车,收入少点的古亮一个月也能挣七八千块,在农民工中已属于高收入阶层,但兄弟俩仍感觉想留在广州生活压力很大,主要消费在房租和吃喝上,基本上没有其他消费。

    “一般的农村打工仔哪有什么其他消费,就我现在自己有七八辆出租车,还有其他小生意,都不敢乱花钱。”王长平说,“过去我只有两辆出租车时,赚的钱还够我买套房子,现在生意多了让我拿套房子的首付,我都要认真考虑一下。”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认为,“工业化创造供给,城市化创造需求”,城市化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是显而易见的。随着城市人口的大量增加,对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生活服务业等第三产业将产生巨大需求。从收入水平看,2011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收入为2.18万元,农村居民人均收入6977元,若未来还有几亿农民成为城镇居民,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购买力也将提高。毫无疑议,这种种需求,都可以刺激经济增长,成为又一个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引擎。

    他同时指出,当前,众多在工业化、城市化发展进程中“被城市化”的农村人虽然进入城市,以产业工人的身份常年生活在城市里,但是他们在城市当中的生活,完全不是现代城市人的生活方式,他们的家属不进城,并将自己在城市的消费压到最低,将攒下来的钱送回农村老家,依旧是农村消费。彻底扭转这一局面,是发挥好城市化这一“引力”的关键。

    如何创造经济增长新动力?

    在看到城市化过半带给中国机遇的同时,还必须看到它所隐含的巨大挑战。城镇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带来的一大挑战,是如何处理城市新旧市民间在发展机遇和公共福利分享上的平等问题。

    翟振武表示,中国城市化发展过程中,从事工业劳动的人越来越多,但这主要是流动人口创造的。虽然我们的工业发达了,流动人口数量庞大,但缺乏很成熟、具有高技术水平的现代产业工人队伍。另外,在这样条件下形成的流动人口,在经济社会中存在很多负面影响,这不是一种好的城市化发展形式,也不是一种好的现代化发展过程,是被迫在这个制度障碍下形成的一种流动人口的形式。要让流动人口变成真正的城市人,从城市的容纳能力和农业的支撑能力来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我们应该落实城市化,然后再扎实地推进城市化,让流动人口真正融入城市里,真正达到51%的城市化水平,而不是注水的伪城市化和半城市化的水平。

    王建认为,城市化应当分成存量与增量这两个城市化阶段进行发展。“先存量”的含义就是先把这部分已经稳定在城市就业的农民工及其他们的家庭,转换成城市人口。增量城市化就是在解决现有农民工进城后,后续的4亿农民进城问题。这里面包括两方面事情,一是乡镇企业向城市集中,二是通过政府规划使原有城市改造、扩容与新增城市建设有机结合起来,引导中国的城市化向建设大都市圈方向发展。(来源: 中国财经报 作者: 王迎辉)